「 将恐袭仇恨推在难民身上的人 ,你难道不知道他们是为了逃避谁?」

 

01.jpg

惶恐、震惊,但法国人没有被吓怕,查理周刊遇袭后数千人集会高举「不害怕」的照片重新在社交媒体上转发!
图片来源: http://www.facebook.com/GOODHQ

巴黎受恐怖袭击,已经证实最少有 127 人死亡, 300 多人入院。纵使伊斯兰国已经承认责任,在一片咒骂声中,叙利亚难民、移民及其他伊斯兰教徒一併受责,亦有人提醒看清事实,其中以这一个 Twitter 最简而清:

02.jpg

「将恐袭仇恨推在难民身上的人,你难道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逃离国家?」

叙利亚难民就是逃离伊斯兰国的受害者,再要为他们再担上恶名,何其难过。法国先后在2014及15年出兵攻打伊斯兰国,今年更重创伊斯兰国训练营,加上早前查理周刊侮辱先知,伊斯兰国一直仇恨法国,发动袭击就是要让法国人收声,别再惹伊斯兰国。

法国被袭击我们担忧、忿怒,但再扩大一点,敍利亚的内战已经踏入第五年,袭击每日都在发生。今天累计近70万难民在欧洲寻求庇护,但在中东几个国家已经收容了 400 多万名难民,全国有一半人未能逃出国家只能四处流离失所。

世界很大但也越来越少,当恐怖份子在他国崛起时,我们会说不要干涉他人内政,面对受尽暴力迫害的平民只有同情。歷史告诉我们,宗教极端份子本身便有着自己才是真理的思维,异我者死 。

伊斯兰国最初在伊拉克崛起,大举残杀不同宗教的雅滋族人,强暴妇女,纵使国际人道机构苦苦哀求,有能力压制的国家却不愿出手。为了不同利益、顾忌,叙利亚政府对国民出动化学武器,苏联和中国都不愿授权联合国对叙利亚採取军事行动,叙利亚内战持续,让伊斯兰国乘机坐大,雄据一方后向叙利亚迈进,叙利亚政府或反对军都不能与之抗衡,平民死伤无数,伊斯兰国兇残手段令大量平民甘愿冒死逃往欧洲。到今年,欧洲难民危机日趋严重,海上浮起一具具尸体,美国才迫不得已帮助反对派,眼见美国如此介入,苏联当然照跟(也有分析是明反伊斯兰国实际帮助叙利亚政府),但双方都派出无人机的军事支援、不愿派地面部队,但这样并不可能消灭伊斯兰国。

伊斯兰国兇残杀害人质的片段已经不能再引起国际哄动,不足以满足极端份子的自大狂妄,法国受袭可能只是一个开始,国际间若仍不理会这一个警号,恐袭不会停止。

每有宗教或狂热份子屠杀平民,我都想起 Martin Niemoller 传世的佳句。

rosina_20151114_3_8YdCN_1200x0.jpg

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的时候,
我没有说话———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;
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的时候,
我没有说话———因为我不是犹太人;
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的时候,
我没有说话———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;
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的时候,
我没有说话———因为我是新教教徒;
最后他们奔我而来,
那时已经没有人能为我说话了。

——马丁•尼莫拉牧师

04.jpg

    为您推荐

    发表评论

   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  1条评论